账上趴着大批闲钱却债务缠身 雷区就在脚下等你

  《红周刊》:奇葩公司本周又亮相,有总经理酒后不愿花钱找代驾被抓的,也有账面趴着超百亿资金还不起钱的。每年都会有一些貌似光彩四射的上市公司,突然因“钱紧”病入膏肓。

  邱诤:说到钱这个问题我还真有一些问题想不通,你看晨光文具现在年收入超过85亿元,可近些年账面的货币资金最多时候也就14亿元左右,少的时候还不到4亿元。2017年半年报时,公司货币资金才1.72亿元,晨光文具近些年的短期借款和长期借款基本为零,你说这个行业是不是并不需要太多的营运资金啊?

  《红周刊》:应该是啊,晨光文具的财报数据不是明明白白的摆在那儿么,难道你觉得不合理吗?

  邱诤:当然合理,不过要是晨光文具的情况是合理的,那么我就看不懂另外一家和晨光文具同行业的上市公司了。齐心集团2018年的营业收入约42亿元,仅为晨光文具的一半左右,但其2018年末时账面的货币资金高达35.12亿元,这合理吗?

  《红周刊》:人家财大气粗,有什么不合理的?

  邱诤:可是截至2018年末,齐心集团的短期借款高达26.83亿元,想想刚才我们聊的晨光文具,年85亿元的收入,账面上最多时仅10几亿元的货币资金,就足以支持公司的正常运营,那么齐心集团一边大手笔举债,一边账面趴着几十亿元的资金,这又是为什么呢?

  《红周刊》:万一人家是为了准备搞一个什么大项目提前储备资金呢?

  邱诤:假设你说的是对的,那为什么齐心集团又在今年10月为了投资三个项目定增募集了9.60亿元的资金,且募集资金项目中还有2.10亿元是为了补充营运资金呢?

  再来看晨光文具,2016年年初时固定资产账面原值约9.64亿元,到了2019年6月30日,已增至18.24亿元,固定资产不断增加说明晨光文具在持续进行项目投入。而再看刚刚说的这家看起来似乎很有钱的齐心集团,2016年年初时固定资产账面原值7.30亿元,之后又是定增,又是收购,到了2019年6月30日,固定资产账面原值为6.59亿元,非但没有增长,反而做起了减法。而2016年年初时,该公司的短期借款仅为2.60亿元,如今已达20余亿元。

  如果你说其借款是为了投资,我是无法理解的。你说其账面上趴着那么多钱是营运所需,看看晨光文具的情况显然也是不可能的。那么为何齐心集团一边举债,一边任由资金闲置?

  《红周刊》:这样宁可让自己资金“闲置”,也要为银行的利润添砖加瓦的公司不止这一家吧?

  邱诤:再来看一家专注于服装设计,号称A股首家时尚设计的上市公司。柏堡龙2018年的营业收入有10.50亿元,而截至2018年末,其货币资金高达14.72亿元,而除了货币资金外,公司还有短期理财产品3.50亿元,看起来这似乎又是一家腰缠万贯的上市公司。

  《红周刊》:专注于服装设计的公司只有一家,但我看柏堡龙账面上有这么多资金是有原因的,其2015年6月IPO募集资金净额5.62亿元,之后在2016年10月定增再次募集资金净额9.78亿元,合计15.4亿元。不过截至2019年9月30日,募集资金仅投入6.04亿元,还剩9.36亿元,这应该是货币资金较高的原因吧?

  邱诤:很多事情都是听起来合理,但不经推敲。2015年上市之后柏堡龙连续募资净额合计15.4亿元,但截至2018年末,其短期借款从2015年年初时的1.08亿元增至5.70亿元,一边是大量资金被闲置或用于理财,一边又是大笔举债。那么是否是公司需要补充营运资金呢,我们来看一组数据。

  正常情况下服装生产及销售企业因需要购置原材料、设备、开设店铺等,所需营运资金是高于以服装设计为主业的公司的。2018年拉夏贝尔营业收入超百亿元,而其账面货币资金一直保持在5-10亿元之间用于营运所需资金;歌力思2018年营业收入超24亿元,账面货币资金6.40亿元左右,公司短期借款为零;日播时尚2018年营业收入11.32亿元,账面货币资金1.03亿元;太平鸟2018年营业收入超77亿元,账面货币资金6.48亿元。

  而2018年柏堡龙营业收入10.50亿元,账面货币资金却高达14.72亿元,公司因募集资金较多因此货币资金高无可厚非,可公司同时高达5.70亿元的短期借款又如何解释呢?■

上一篇:LOL全明星赛2019直播时间地址:2019LPL全明星周末参 下一篇:骚操作!曝富力主帅因评价国足不当被足协禁赛三
365体育直播